蛮汉资讯 > 时事 > 640万现金 书法家接还是不接

640万现金 书法家接还是不接

人气:862 发布时间:2019-11-07 13:01:58
北京日报客户端讯 今天上午,市政协“我与祖国同行”国庆70周年活动座谈会召开,市政协主席吉林主持。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活动中,市政协组织了200位全国政协委员、市区两级政协委员和机关干部参加“民主...

2019年9月28日,首届“中国书法大厦杯”书法比赛展览在合肥开幕。大奖获得“50万元大奖”,奖金总额640万元的消息让书法界活跃起来。书法可以出名并且有利可图,名利的梦想在秋天实现了。这样的消息非常令人鼓舞。但是这场大奖赛能继续吗?我们可以写什么样的文字来获奖,获奖与否,我们的生活会有什么变化?已经悬赏一大笔钱。这场“土豪”书法比赛让人喜忧参半-

竞赛颁奖现场

金钱不是一切。

张田瑞(艺术评论家)

电视剧《编辑部的故事》有一句经典台词:“钱不是万能的,没有钱你什么也做不了。”那时,我们正忙于钱。这一行有点激动人心。“中国书法大厦杯”书法比赛已经引起了舆论的热烈讨论,起源于“钱”这个词。最高奖项50万元和总奖金640万元震惊了书法界和其他艺术界。毫无疑问,这个大奖震惊了公众。作为一个非官方的书法比赛,它由私人资本主导,由资深书法家挑选。没有对错之分。毕竟,它花了这么多钱,毕竟,它花了这么多人力物力。毕竟,书法已经成为公众舆论的焦点。毕竟,它让几个年轻的书法家摆脱了贫困。所以,这里应该有掌声。然而,我看到了另一面,艺术被金钱绑架的一面,艺术被金钱压垮的一面。

“中国书法大厦杯”书法比赛的组织者很有创意,并以现金支付奖金。当500,000元现金被放在大奖得主面前时,我看到了获奖者的微笑,竞争书法的高潮,书法艺术的无助和书法家谄媚的表情。钱太重了。它模糊了书法家的眼睛和书法艺术的生命力,使太多书法家在金钱面前变得短暂而脆弱。没有钱是绝对不可能的,任何人对钱都有理性的理解。然而,当我们把金钱放在生命之上时,对金钱的观察和检查必须开始。金钱不是一切。艺术和金钱的关系是客观和平等的。这是市场供求关系的规范。在过去的十年左右,我们感受到了金钱的异化。它已经开始在我们的生活中横冲直撞,让我们眼花缭乱,无法识别这个世界或我们自己。事实上,艺术本身要求我们警惕拜物教。艺术家必须有人类的视野和社会良知。艺术的刺激不是买卖。基于营业额的评价体系卑鄙无耻。它不仅混淆了艺术的是非,也损害了我们对书法艺术及其尊严的正确判断。

“640万”不能承受太多的飞溅

思顺伟(浙江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评审委员会主任)

640万不会在书法圈引起多大的轰动,更别说引起持续的涟漪了。几天后,连一个水印都不会留下。光靠金钱不能解决中国书法展览和书法发展中存在的问题。即使光靠钱就能解决问题,区区640万元也只是“一滴水”,毫无用处,不值一提。奇怪的是,“安徽合肥中国书法大厦”之前引发了几个“新闻点”,包括一场名誉权诉讼,都与“钱”有关。我想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金钱引发的所谓“新闻效应”转瞬即逝,有人称之为“屏幕新闻”。“写作真的能发大财,今天早上它变成了事实,”“这应该是今年图书界最激动人心的消息,”“这也是今天正在闪现的消息,”都被夸大了,只不过是自我娱乐。我对“给钱”本身没什么可说的。只要资金的来源和分配符合国家有关政策和法规,特别是税务机关的政策和法规,如何分配就由其他人决定。换句话说,事实早已证明,如果一个人想在拥有权力和金钱之后在书法界获得一点成功,依靠“权力”和“金钱”是没有用的,或者他应该遵循书法本身的发展规律。这句话遗憾,只是遗憾,不是为了某个特定的事件,某个特定的个人;最后,我要祝贺获得500,000项大奖的四位大奖得主和分享640万项大奖的其他获奖者。你通过书法作品赢得了这些奖项。你问心无愧,心安理得。只要有人愿意支付,只要你在收到钱后按规定缴纳个人所得税,如果你多付一点呢?“安徽合肥中国书法大厦”将来也可能产生一些与金钱有关的“新闻”。你不必大惊小怪,只要微笑。

艺术不需要超市。

兴安(画家、评论家、北京作家协会理事)

写作很可能是在被称为“书法”之后,也就是说,在它成为一种职业(艺术)之后,才能够赚钱。在过去,这是一种写作方式。人们可以记住事情或者互相交流。它与人们的生活密切相关。古人写信挣钱,大多是由穷学者写的,比如写对联、写信给人,等等,目的只是为了生活。真正的所谓书法家写的时候卖了很多钱,但他们都是幕后黑手,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。书法家在写作时不会考虑回报,比如每平方英尺多少钱。就像画家一样,除了宫廷画家,还有多少画家为了钱画画?不仅如此,许多伟大的画家都很穷,身无分文。因此,我观看了这场书法比赛,并使用了几堆现金来发放奖金。感觉像是私营公司的土豪正在发放年终奖金,或者在某个村庄举行的奖金会议,这并不总是与书法联系在一起的。

如今有土豪支持书法艺术是好事,这表明人们至少重视文化,有远见,愿意捐血,但有必要如此明目张胆地使用刀剑吗?我也同意资本应该进入艺术市场,以促进艺术作品的推广和欣赏,我会接受甚至支持它,只要它了解艺术家和作品,而不是不合理或欺诈。然而,书法比赛并不是一场高调的比赛,而是一场展示和展示财富的表演。这是对书法的一种蔑视,书法是中国文化和高雅艺术的精髓。在那种场合,主要人物是金钱观,而不是书法本身,也不是书法家。我不懂书法,也不能判断获胜者的书法,但我知道书法应该更崇高一点。它与庸俗的奉承或功利联系在一起。说到钱,它也不是一件坏事,但是它不需要冲到前台向社会和我们展示它的力量。什么是钱?这是资本。它有市场规则和自己的规则。它是资本由小到大、由无到有时代的一种管理模式。基本上,对于任何人来说,炫耀纸币并让人们一个接一个地数钱都太过时了。艺术需要仪式,而不是大卖场。赞助商应该以更文明的方式支持和操作艺术,尤其是书法。

奖励还是食物

杨继平(山西师范大学教授)

鲁哀公请儒家为孔子服务,孔子以儒家思想回应说:“儒家思想不珍惜黄金和玉,但忠诚和忠诚重视黄金和玉;不要为土地祈祷,为土地伸张正义;如果你不祈祷更多,你会认为你很富有。”几千年来,中国学者一直走这条路,创造了灿烂的中国文化。这意味着文化首先是精神的,创造文化和理解文化是精神的,其次是有形的物质。学者看重道德而不是金玉,金玉是判断一个人是否是文化人的基本标准。

书法在今天看来是一门艺术,本质上是一种文化,本质上是一种读者的艺术。因此,如果一个人想成为书法家,首先必须成为一个有文化的人,一个有文化修养的人。与传统书法相比,当代书法无疑表现出异化,将一种文化退化为一种技能甚至一种技术。一旦一种文化成为一种技术,掌握这种技术的人就会被与文化隔绝,长得矮小,甚至无限期地丑化自己,他们的文字将没有审美价值,几乎可以被视为垃圾。最近沸沸扬扬的“中国书法大厦杯”书法比赛以现金颁奖,引来嘘声,这是书法文化异化的典型案例。书法作品没有资格获奖,作家也没有资格获奖。然而,如果你意识到组织者的心思不是在书法文化上,而是在其他方面,你必须在接受和拒绝之间做出选择。

从《礼记》和《儒教》的原文来看,鲁哀公刚刚开始问孔子,他不是很尊重孔子。当孔子说完他的话时,艾红肃然起敬。温总理说:“孔子来到这座房子里哀悼。我听见这话,就把信心加在我的言语上,把公义加在我的行为上。」我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生活过,我不敢和儒家思想玩。”“这次书法比赛似乎没有这样的感觉。比赛的赞助商们总是透露出铜的刺鼻恶臭和令人窒息的气味。面对坐在后排的一大堆钞票和获奖作家,我们的耳朵里回响着“杰,赖”的声音。其中,形势的好坏参半。斯文扫地,没什么不对的!这主要不是竞赛组织者的恶意,而是作者的羞辱。这是当代书法家自我矮化的必然结果。

破坏书法生态,抵制!

郑荣明(书法评论家)

奖励获胜者50万英镑简直是天方夜谭!竟然出现在今天的书坛,让我们这一代法人非常幸运地见证了这个“奇迹”!而且不管这个“奇迹”从何而来,你都不必弄清楚操作者的心态,就这个“奇迹”本身最直观的效果而言,恐怕它会让相当多的人感叹“变态”。这种反常,如果能得到赞扬甚至鼓掌,将会成为当今书法界的一种“黑色幽默”。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严重破坏书法世界正常生态的行为。这是赤裸裸的金钱和巨额利润概念对书法世界的侵蚀和超越。当我们纠正书法界向“名利场”演变的偏差时,最大利益竞争领域已经出现。当我们悲叹书法界精神文化的严重“缺失”时,最能体现精神文化扭曲的“50万”正在大张旗鼓地炫耀!如果我们没有意识到这种“精神和文化的扭曲”,让这种畸形变得“正常”,那么我们当代书法的身体肯定会变得越来越不健康!

获胜者在现场获得奖品

一切都是为了钱。

薛远明

2019年9月28日,首届“中国书法大厦杯”书法比赛在合肥隆重开幕。人们感受到了巨大的金钱能量——奖金总额超过了640万英镑。

有些人可能会说,虽然奖金很高,但这并不违法。书法家都很开心。为什么不呢?只要来源是正确的,就没有人能控制它。除了“合法”,中国人还有“合理”和“合理”的要求。财富是个人的,书法资源是每个人的,你不能任性。归根结底,书法界不是关于金钱的排场,而是关于艺术的含金量。

更不可思议的是,数百万奖金以现金支付。任何捐赠或奖励都只是表明金额的象征性标志。这种“炫耀肌肉”的风格显示了组织者强大的经济实力,这可能会给老子成为世界第一的快乐。事实上,这是用资本直接粉碎书法家的感情。书法家的心态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。

组织者到底想要什么?我不知道。这并不像报道所说的:“给祖国送礼,繁荣文艺创作,引领当代书法的创作方向。”高额奖金并不意味着作品中含金量高。在相关信息的帮助下,我们没有看到太多的著名专家和专家参与。只有几个普通的评委,只有几个不寻常的参展商,甚至获奖者,只有少数作品没有特别的特色。与其他展览相比,没有明显的特点。整个颁奖过程充满江湖精神。书法家和金钱的关系第一次成为赤裸裸的现实,这层唯一的织物被撕掉了。

书法家和画家与金钱之间有一种暧昧的关系,那就是“不断切割,理智依旧混乱”。然而,无论是从古代书法史还是现在的许多书法家来看,拥有更多的钱并不一定是件好事。所谓的极端事物会相互对立。一个明显的事实是书法史上最著名的书法家是穷人。尴尬的处境激发了创作热情,并将其转化为无与伦比的精神力量。在当代书法家中,那些身居高位、赚大钱的所谓著名艺术家的艺术水准已经下降。

这部戏剧由《资本秀》引发,讲述的是有钱的英雄,赤裸裸地上演,展现了金钱的能量,但不可避免地带来了许多“后遗症”。除了三到五天的关注之外,这个展览和许多展览一样,很快就会被遗忘,只有钱的数量才能被津津有味地谈论。对书法家来说,钱对他们来说太多了,没有钱书法家可能再也写不出东西了,但他们已经写不出东西了。二是分组模仿,书展竞争演变成土豪表演,沦为金钱游戏。金钱成为唯一能给书法家带来快乐的兴奋剂。直接导致艺术理想的毁灭。

有些人提倡抵抗,这是不现实的。他们可以清理自己,但他们无法抗拒其他作家致富的梦想。对于个人来说,寻求财富而不受到批评并自愿死亡也是合理的。还有一种可能性是,一些研讨会在土豪中激起了更大的愤怒,摆出一副死老鼠不感冒的姿势。如果下次设立更高的奖金,我该怎么办?如果抵制失败,反对派是无效的,只能做一点反思。从这次“史无前例”的高奖金展览开始,就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,这标志着当前书法展览“异化”的进一步加剧。从最初的“书法家感情的自然流露”到“书法家实力的竞争”,它仍然是以个人实力为基础的,但随着对技术的越来越重视,它变得索然无味。近年来,它已经发展成为“人际关系的竞争”,现在是“金钱的疯狂游戏”。展览进一步变得空无一人,尤其是加速了系统内展览的消亡。

当金钱万能的观念渗透到整个社会时,金钱是好是坏最终取决于一个人的态度。关键在于理解四个词——贫穷、贫穷、富有和昂贵。精神和物质之间微妙的关系可能很难表达,所以就用这四个词简单地讨论一下。书法家的本质是学者。文人的价值取向必须兼顾精神和物质,注重精神。说一个人“穷”主要集中在物质上,“穷”是精神上的尴尬,“穷人只有钱”,这就变得非常可怕。“富有”也注重物质基础,“昂贵”更注重精神财富。一个人可以贫穷但不贫穷,追求“昂贵”而不是“富有”。孔子说:“穷人关心他们拿什么,穷人关心他们做什么,富人关心他们做什么,贵族关心他们做什么。”

书法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赚钱。美术不能由金钱制成。艺术的钱不是由钱决定的。许多真正热爱书法的人有时可能真的需要钱,但他们不是为了钱而练习书法。别忘了,不是书法家也想吃饭和生活。如果金钱是唯一能带来安全感的见证人,那不是谁的问题,而是年龄的问题。

来源:北京晚报

作者:郭金丽

制片人:吴勇

编辑:吴勇

流程编辑王孟英

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